现在有一种流行的说法,说中国式家庭往往是由一个缺席的父亲、一个焦虑的母亲和一个有问题的孩子组成的。听“全国最美家庭”李岩、刘称莲讲述他们养育女儿李若辰的故事,发现这种家庭模式用“陪伴”和“阅读”这两个关键词就能翻转。在近日的一个家庭教育沙龙中,出版了“陪伴系列”畅销书的刘称莲说,女儿的成长过程中,先生李岩一直和自己并肩作战。“女儿小时候,我们一家三口确定了一个家庭日。每逢家庭日,李岩无论工作多忙,都会尽量抽出时间参加。他的确是一个好爸爸,从不缺席女儿的成长。”

北大毕业后去美国留学的李若辰也极力称赞“家庭日”的设置。她说:“我跟同学聊起童年就有很多话说,觉得我那时候过得特别开心,特别幸福,经常亲近大自然,出去做各种各样有趣的实践活动。后来上中学、大学,包括现在上研究生,父母还是在陪伴我,只不过从原来手拉手带着我出去玩,更多变成了背后的支持。我在美国遇到生活中的困难或者选择上的困惑,第一个想到的还是爸爸妈妈,问他们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比较好。当我有新的感悟时,我也喜欢跟他们分享。慢慢地,从他们带着我,到我们并肩前行,我们一直有比较深入的沟通。现在他们俩的事业在发展,我也慢慢寻找自己的事业,将来也打算做一个教育工作者,希望和父母成为肩并肩的好朋友。”

和有些为孩子忙到失去自我的父母不同,刘称莲和李岩其实还是蛮浪漫的。女儿上小学时,每逢她去找小伙伴玩的时候,夫妻俩会偷偷出去看场电影或者吃顿饭。女儿上高中时有一次和同学去上海玩,他们俩就抽空去草原自驾游。刘称莲对那次出游印象特别深刻:“我们每天凌晨天不亮就在雾蒙蒙的草原上开车,傍晚又去看日落,现在想起那个画面,都是非常美的。”

后来女儿出国留学,他们也越来越忙,但两个人还是约定周一逛公园或者爬山,周二去看半价电影。“虽然这个约定一年也不能实现几次,但是我们真的是非常努力,希望为生活多加点料。”

女儿小时候,李岩家除了固定的、仪式化的“家庭日”时间,还有个“家庭信箱”。家人之间可以互相写信,用书信的方式梳理自己的情绪,尤其给孩子的负面情绪找一个出口。比如李若辰就写过“我要死了,我不要再在这个家里待着了,我觉得我生不如死,我要离家出走”。对爸爸妈妈的抱怨发泄出来,负面情绪被“看见”,事情也就过去了。

刘称莲认为,父母对孩子最好的陪伴,是在孩子0~6岁的时候陪他大量地阅读。李若辰上北大中文系时,曾跟李岩说:“老爸,我昨天晚上一直在想,你给我的所有教育中,哪一个是最重要的,最核心的东西究竟是什么?后来我想明白了,最重要的是陪我阅读,我所有成绩的取得,其实都源于你培养了我的阅读习惯。”当时李岩刚开始做社区图书馆“第二书房”,女儿的话给了他很大的鼓励。

李岩曾经在报上看到一篇中学生作文,是人大附中的一个孩子写的:“都说90后孩子叛逆、靠不住、没责任感,但你们知道我们生活的环境是什么,从家到人大附中,一路上有8个饭店,还有几个卖烟的,几个洗头的,几个洗脚的,但是就没有一家书店。”李岩说:“当时我突然觉得,如果我们大人给孩子的处处是这样的环境,却要求孩子这么好、那么好,怎么可能?就像我们给孩子吃的都是垃圾食品,还希望他健康,可能吗?”

阅读对孩子有多重要,刘称莲举例说,2017年开始实施的高考制度改革有三大改变:第一是取消文理分科,必然要求扩充孩子的阅读面;第二是语文加到180分,两个过去选考的阅读题全部变成必考;第三是英语不再列入统一高考,而数学、物理都要考阅读,通过阅读考察孩子快速获取信息的能力。

刘称莲认为阅读教育应该有4个层次:家庭教育、社区教育、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。最基层的是家庭教育,在亲子阅读中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。社区教育里的社区图书馆非常重要,对0~3岁的孩子非常有帮助。学校的图书馆是孩子扩大阅读量的重要平台,当然更期待全社会都重视阅读,希望“第二书房”这样的公共空间越来越多。

关于父母陪伴孩子的尺度,刘称莲用6个字来概括:“不宠溺、不控制”。宠溺,就是守不住界限;控制,就是条规特别多,特别僵化,束缚孩子的手脚和思想。其中的度如何把握,取决于每个家庭对孩子的期待。刘称莲说:“家长的尺子不同,培养出来的孩子就不同。我希望我的孩子不仅快乐,同时也是负责任的。希望她不仅学习好,更重要的是要有生活的能力,有人际交往的能力,有很好地掌管自己情绪的能力。”(来源:中国教育报)

站内检索
绵阳市妇女联合会
妇女发展
妇女维权
家教天地
领导讲话
绵阳妇联
民生工程
组织宣传
时尚女性
市妇联动态
图片新闻
图片资料
文件库
区市县妇联动态
 
绵阳市妇女联合会主办 
E-mail:myflweb@my.gov.cn  电话:0816--2363453